淌血的朱古力

淌血的朱古力

Halloween 又到了,而聖誕亦即將臨近,這兩個節日令我們想起朱古力。我也是一名朱古力愛好者,特別當情緒低落,又或生理期時,總會心思思想吃朱古力。我們選擇朱古力除了看口味,看產地之外,你又知唔知你食緊的,係咪由非洲近百萬名的可可童工之一生產?[1]

2009年,我們開始在中小學講解可可童工的問題,有一名小六男生問:「佢哋(指可可農使用童工)咁衰,點解唔叫警察將佢哋捉哂去?」基本上人口販賣及使用童工在當地是非法行為,我們除了透過法律及執法阻止外,有沒有想過根本原因-為何可可農仍要冒險使用童工?

要知做農夫,收成,售價,肥料價格等都是不能掌控的,當可可豆售價低,可可農便要想辨法節省成本,他們能掌控的,就是節省人手成本。西非一名可可農每天賺取約0.5-0.65美元,[2]而聯合國的絶對貧窮線則是每天1.25美元,可見貧窮是西非可可童工的根源問題。2008-9年,童工被鞭打後的相片被人權組織拍攝到,引來西方社會極大迴響,不少消費者及NGO促請朱古力品牌改善,不少品牌亦相繼設立監察系統,承諾改善童工問題及推動可持續的社區建設。數年過去了,成效如何?

剛剛在意大利舉辦的世博展覽,在可可豆區的展館中,我看見一些品牌標榜其可可豆的可追蹤性,相信這也是不同認證系統所要求的。可惜,在最近Tulane University 的五年研究報告指出,西非可可豆童工上昇了20%。[3]數年前因可可豆價格低,不少可可農放棄種植或轉行,去年可可豆的供應不足而急需增加供應量,或許這也驅使可可童工的增加。

20150529_131703_amend

 

全球50%的朱古力由五大國際品牌分佔,縱然國際品牌給你很多美麗的承諾,但你又會否嘗試支持一些良心品牌,公平貿易品牌,除了看口味,看產地之外,更看生產商的理念及立場,不再成為踐踏別人幸福而滿足自己的殘酷消費者。美國朱古力製造商Hershey更預測,2017年,中國將成為繼美國以後第二大朱古力市場,或許我們能成為改變的力量,以消費帶來改變。[4]

Joanne Choi ( 公平點 )

有關可可豆童工問題,大家可看一看這套紀錄片

The Dark Side of Chocolate

https://m.youtube.com/watch?v=7Vfbv6hNeng

International Labor Rights Forum 亦於2014年12月出了一份報告有關西非可可農及童工問題

http://ilrf.org/publications/fairne

[1] The Fairness Gap: Farmer Incomes & Solutions to Child Labor in Cocoa

 http://ilrf.org/publications/fairness-gap

[2] Child Labor On The Rise in West Africa as Demand for Cocoa Grows http://blogs.wsj.com/frontiers/2015/07/30/child-labor-on-the-rise-in-west-africa-as-demand-for-cocoa-grows/

[3] Child Labor On The Rise in West Africa as Demand for Cocoa Grows

http://blogs.wsj.com/frontiers/2015/07/30/child-labor-on-the-rise-in-west-africa-as-demand-for-cocoa-grows/

[4] 16年後可能無朱古力食?http://topick.hket.com/article/475219/16%E5%B9%B4%E5%BE%8C%E5%8F%AF%E8%83%BD%E7%84%A1%E6%9C%B1%E5%8F%A4%E5%8A%9B%E9%A3%9F%EF%BC%9F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