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或童奴?

文: 公平點實習生 Alvin  修: 公平點Ernest

如大家有一直留意全球化之下勞工的情況,相信都清楚知道童工問題在世界各地都是相當嚴重的。可是,大家是否清楚了解,童工和童奴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根據英國組織Anti-Slaves簡單的定義,童奴絕大部分涉及人口販賣,是奴隸主人所擁有財產,透過剝削童奴而從他們身上獲得最大的利益,並且對兒童作出心理和生理上的威脅,以求控制他們。至於童工,是兒童過早工作而出現的情況,本質上會視作僱傭關係,現實中亦牽涉嚴重剝削。兒童過早工作會剝奪他們求學的機會,令他們因為學歷不足,變相需長期從事勞動工作。定義上,雖兩者有著明顯區別,但實際上對兒童而言,都嚴重阻隔了他們向上流動的機會,做成「跨代」、甚至「永續」貧窮的問題。

 

童工,童奴與朱古力

 

西非是可可豆出產最多的地區,約70%可可豆由西非國家出產及出口。以西非國家象牙海岸為例,可可豆這單一產品已佔其全國總出口的60%。正因為可可豆涉及國家的重大經濟利益,需要不少的人手採摘,以至在生產過程中,童奴成為極廉價的生產力,他們被剝削是完全可以預計的,故西非國家的童奴問題遠超於中南美洲出產可可豆的國家。一般比較常見的情況,童奴都是家境貧困,人口販子欺騙他們,若成為可可工人便有可觀的收入。但事實上,可可工人每天的收入低於12元美元。幸運的話,他們尚能收到些微的薪金。但假若親戚把他們賣給人口販子的話,很可能他們都在沒有回報的情況下,長時間被人奴役。此外,有部分可可豆童奴是人口販子從鄰國的小村莊拐帶回來。這些兒童很多時都在身體被虐待的情況下工作,晚上也要被關起來,避免他們逃走。假若他們嘗試逃走,失敗被發現的話,後果是慘受皮肉之苦。

 

解決方案

 

現在,國際上都有明確的目標和措施去打擊童工問題,如Worst Forms of Child Labour Convention。國際勞工組織規定科特迪亞和加納等可可豆出產國,須於2020年前把童工人口減少70%。這組織亦對童奴作出明確的定義,包括上述所提及的人口販運和債務奴隸情況。至於作為消費者的我們,其實亦能協助改善童工問題。試想想,如果消費者願意付上責任,使合理、公平的貿易成為主流,朱古力商出於商業利益的考慮,便要跟隨這個道德價值生產朱古力。公平貿易除了給予農民一個保障的價格,更重要是推動農民合作社的成立,同時給予公平貿易價格額外的社區發展基金,讓合作社有更大能力照顧社區長期需要。在最近的研究顯示,中南美洲的公平貿易可可豆合作社在整個農民集體提昇收入丶農林保護,以及社區建設上擔當了極關鍵角色。[1]雖然,距離這個理想還有一段漫長的路,但這更需要大家持續推動,公義的世界才會實現。

 

反思時間

 

在香港人看來,兒童受保護是必然的。當我們期望自己的兒女考進名校,但世界上有很多兒童卻失去了最寶貴的學習時間。縱使他們長大後,有幸重獲他們該有的自由,但他們有限的知識將限制了他們重投社會的機會。況且,失去了父母照顧,每天受盡虐待的孩子能否長大成人都成疑問…我們又會否為他們出一點力,改變他們的命運?

[1] Christophe Alliot, Matthias Cortin, Marion Feige-Muller, Sylvain Ly, “The dark side of chocolate – An analysis of the conventional, sustainable and fair trade cocoa chains”, 2016, http://www.commercequitable.org/images/pdf/synthese-cacao-en-compressed.pdf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0